蒲崽团子

为赋新词强说愁

     ‘’这是教我国文的王先生。‘’

      我坐在老院儿梨树下的摇椅上,轻摇蒲扇,对着我那小孙儿说:“这相片上的人,是教我国文的王先生。” 抬眼看那飘落的梨花儿,躺在树荫下,感觉着风轻轻拂过脸庞,一缕缕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,在地上映出一片斑驳。

       我不禁舒服的眯起了双眼,忆起往昔,与先生初识那年的北平还算是安定,尚还能让女子安稳的坐在课堂里听先生讲课,想想那也是我这一生当中最快乐的时光! 那年正值豆蔻,课间与密友嬉笑打闹之时,忽闻一群小女唧唧喳喳的说着:“你们知道吗?听闻咱们学校来了个先生”“是嘛!那先生教咱们什么呀!”“是个女先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“叮叮叮叮叮”上课钟声响起,只见一个身着白衣,西裤,打扮考究而又正经的人走了进来,想必这就是那位教书先生了罢!心中好奇,便偷偷的抬眼瞧去,这一眼,惊为天人!这先生长的真好看!清秀俊逸,温文儒雅,书生气却又不失意气风发的英气勃勃!本以为又是个什么古板的老学究,谁知居然是个约莫二十左右的翩翩少年!这是先生吗? 本以为这小动作那人看不见,可谁知竟是被他瞧见了,他眉眼都带着笑意,尽管他生的好看,我却气了,这先生怎么还嘲笑人呢!

         他大步走到讲台前,执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两个大字‘ 王 源 ’,而后转过来向我们介绍,“我叫王源,字思远,是教你们国文的老师,你们可以叫我王先生,至于我为什么不是个女先生,我也不知道。”说罢还轻挑了下眉,那动作行云流水般的自如潇洒。

        自此,校里许多女学生听闻咱们二班来了个帅气俊朗的国中先生,时不时的都假装不经意的路过咱们班,就为了偷偷瞧上先生一眼,先生自是知晓,但并不点透,仍然认真的在讲桌上批改着我们写的文章,班里许多女生也都爱看王先生,当然,也包括我,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!

        他批改作业时总会戴上他那金丝眼镜,那小圆框里有一双仿佛可以望穿前世今生的耀眼黑眸,笑起来如弯月,肃然时若寒星。直挺的鼻梁,唇色绯然,轻笑时若鸿羽飘落,甜蜜如糖,静默时则冷峻如冰。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,棱角分明却又不失柔美,真是让人心动啊!不进让人想起这《洛神赋》:“丹唇外朗,皓齿内鲜,明眸善睐,靥辅承权。”

       先生无一处不是精致细腻的,不仅生的好,学识也是一顶一的厉害,听闻他是胡适教授的小辈,却因学识卓越另胡先生视他为挚友,可见王先生非同一般!

小段……


PS:(ಥ_ಥ)我编不下去了啊!wuli源源实在是太好了,我本来就只是想扯一下这张照片的,因为实在是太好看了(。・ω・。)ノ♡
好喜欢好喜欢啊(๑˙❥˙๑)这个样子真的跟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的王津师傅好像啊!一样的那么温文儒雅~( ̄▽ ̄~)~
好喜欢好喜欢😍
      但是现在是要写小说的节奏了吗_(:з」∠)_可我文笔不好啊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不管了!!反正我就是真的超喜欢王源!
若使王先生为吾师,则直是我今生之幸!

评论

热度(3)